北京知青網

當前位置: 主頁 > 改革開放與知青 >

孫成民:從插隊知青到知青研究學者的奮力一博

時間:2019-06-24 14:24來源:網絡文摘 作者:孫成民 點擊:
孫成民1969年至1978年在四川省開江縣紅巖公社插隊落戶;返城工作后上過“函大”、讀過“刊大”、進過“專修班”,獲得大專文憑。1996年2月一舉“考”進四川省社科院擔任副院長,成為他作為知青研究學者的一個重要轉折點。

 


 


       1995年9月,四川省委啟動了公開選拔10名副廳級領導干部的工作(以下簡稱“公選”),歷時3個多月。這是自改革開放以來,四川首次面向社會公開選拔副廳級領導干部,其“公選”規模、層次、影響在全國有較大影響。我作為報考者,有幸參與這次“公選”從報名、筆試、面試、考察等環節的全過程,最后被錄取擔任了省社科院副院長。

 

一、得知“公選”信息   

 

       這年9月18日,《四川日報》在第一版刊出了省“公選”《簡章》。報道稱:省委決定采取組織推薦與群眾推薦(含個人自薦)、考試與考察相結合的方式,面向社會公開選拔省法院副院長、省司法廳副廳長、省社科院副院長等10名副廳級領導干部。其報名資格、選拔辦法、筆試考試、面試答辯、時間安排等均在《簡章》中作出明確公告。消息發出后,立即在全省乃至全國引起較大反響。

 

 

       當時,我在達川地委(今達州市)政研室工作,正忙于相關文件起草,直到9月25日地委組織部召開動員會議時,我才正式得知這一信息,并仔細聽完了動員報告中的“公選”辦法及資格條件。地委要求“全區符合報名條件的干部都應積極參與,其考試情況作為今后提拔使用的一個重要參考”。說實話,此前我并沒有打算報名去參加這樣一次考試,更沒有考慮自己“晉升”的問題。在聽取地委的動員報告后,我又不得不再次作出認真思考。

 

二、進行自我評估

 

       對照報名資格,我作了一下自我評估,其中幾個基本條件是符合的。從任職年限來看,擔任地委政研室副主任4年后又擔任主任3個年頭了,符合“擔任正縣級職務3年以上或副縣級職務5年以上”的要求;從基層鍛煉來看,下鄉插隊落戶9年期間擔任過公社黨委書記兩年后又在縣委工作3年,符合“在基層單位鍛煉1年以上”的要求;從年齡狀況來看,已年滿44周歲,符合“1951年1月1日以后出生”的要求;從文化程度來看,參工后到西南師范學院中文系干部專修班脫產學習兩年并獲取大專文憑,符合“具有大專以上文化程度”的要求。

 

       僅管符合報名基本條件,但我并沒有多少信心去參加這次公開“亮相”,因為我對自己的基礎與實力是再清楚不過的了。1967年初中畢業不久,就上山下鄉到開江縣紅巖公社4大隊插隊落戶。由于父母都是教師,“堅持學習、必有好處”的教育使我刻骨銘心。在繁忙的生產勞動和艱苦的生活磨練中,我沒有放棄學習,自學了初中、高中的語文、數學課程,閱讀了哲學、政治經濟學、科學社會主義等教科書籍,還學習了一些馬列著作和毛主席著作,寫下了數十萬字的學習筆記和日記,也在農業生產實踐和科學實驗中發揮了一定作用。想不到的是,省委(1973)92號文件還對我的學習和鍛煉給予了表彰。在農村學是學了不少,但系統性不強,還不扎實,我是心知肚明的。

 


 

       1978年6月,我離開農村調到縣上工作。此后,盡管工作一直忙忙碌碌,還有結婚安家之個人大事,但“惡補”學業、探求新知,卻是我始終的向往與不變的追求。我上過“函大”、讀過“刊大”,也想著有朝一日到大學深造。說來也巧,1983年我調到當時的達縣地委辦公室工作已兩年多了,全省組織人事部門在西南師范學院中文系開辦一個干部專修班,報考名額分配到各地后需到“西師”進行一次文化考試。不知怎的,我并不在單位推薦的名額之內,可能一個重要理由就是因為我是“初中生”。在要求單位先行考試一次再推薦名額的呼聲下,我才被確定為“可去試一試”的人選。殊不知,這一考,在全省的名次我不清楚,但在全區的這批考生中還處于前列,被錄取了。通過這次檢驗,使我對自己的底細有了較清楚的認識,也摸到了我們這一代人學業水平的實際狀況?梢哉f,這是我對參加全省“公選”能夠增強信心的一個重要因素。

 

三、選擇報考職位

 

       無論是“組織推薦”還是“個人自薦”,都要填寫“報名及資格審查表”。這張表中,有一個欄目是“選報單位及職務”,經權衡比較,我選擇了“四川省社科院副院長”職位作為第一志愿。

 

       之所以選擇報考省社科院的職位,主要是考慮到我當時所從事的工作與社科院有許多接近或相通的地方。特別是我已在地委政研室工作了15年之久,擔任領導職務也已7年多時間。這些年來在地委決策研究和咨詢部門工作,承擔了較多重點調研課題和重要文件、報告的擬草工作,在實踐中逐步提高了政策理論水平,也拓寬了知識面。與此同時,較長時間從事政策研究工作,在某種程度上說,已成為了我的一種工作興趣,對社科研究有著獨特的偏好。

 


 

       還有一個重要因素是,我與省社科院曾有一些工作接觸。1994年4月,我擔任政研室主任還不到半年,省社科院派員到地委聯系工作,主要是來商議籌建“省社科院達川分院”的事項。隨后,我抓緊擬草報告,經地委討論同意后,轉送省社科院批復。不到1個月時間,四川省社科院達川分院正式掛牌,由地委分管副書記兼任院長,我擔任常務副院長。這年9月,我被省社科院聘為特約副研究員,此后,又參加了省社科院的一些研討會,參與了一些專家學者的調研工作等。這些接觸與活動,使我天然地加深了對省社科院的情感。

 

四、做好應考準備

 

       既然已經填交了報考志愿,就要按程序“走下去”了。1995年10月26日,也就是在參加動員會之后一個月,報名資格審查名單經省批準并正式公布。全省報名參加這次“公選”共627人,經審查符合報考資格的有484人。達川地區的報名人數不清楚,而經省批準符合報名資格的有18人,其中地委機關就我1人參加應試。同時,還正式通知“公選”筆試的時間為11月5日,要求參考者11月3日前往成都報到。

 

       實際上,從公布名單到參加筆試一共不到10天時間,這也確實難為了參加應考的人員,他們的工作擔子并沒因此而減輕,根本就沒有多少時間坐下來復習準備。而且,復習什么,考試什么,都是未知數。僅從《簡章》中得知筆試內容為兩門,即“公共知識”卷、“專業知識和能力”卷。

 

       關于考試問題,省“公選”辦負責人在答記者問時說,考試是公選中的關鍵環節,直接關系到公選工作的成敗。省委在具體命題上確定了幾項原則:一是要體現考地廳級領導干部的特點;二是不指定復習資料,不集中組織復習;三是注意試題涵蓋內容的全面性、層次性、實踐性、針對性、科學性和嚴密性;四是采取出題者入圍、封閉式出題的辦法。

 


 

       而具體到社科院這個職位考什么、如何考,只能從這些籠統表述中自己去琢磨與準備。當時,我四處借來一批與社科院各所名稱相對應的一些書籍,如哲學、經濟學、歷史學、文學、法學、社會學、民族學、宗教學等,以期能在較短時間里獲取更多的知識量。這樣“大呼隆”地去翻閱書籍,自己也知道作用不是很大,但畢竟是參加一次副廳級領導干部的選拔考試,我還是挺認真也是下了功夫的。在那段復習應考的時間里,我在家里擺出了“戰場”,桌上、床上、沙發上,就連衛生間都放上了可看的書籍,每天生物鐘徹底打亂了,看書到凌晨二三點鐘是常事。盡管自己對能夠考上線缺少信心,但“試一試”身手、想盡量考得好一些,卻是人之常情。就連11月2日從達縣乘火車前往成都參加考試的當晚,也沒忘記復習的最后“沖刺”。

 

五、參加筆試考試

 

       11月3日下午,達川地區考生在成都集中領取《準考證》;4日下午到成都市鹽市口中學看考場。熟悉了考場,又閱讀了“考場規則”,還去看了一場電影,沒有壓力,沒有負擔,這就是我當時的心態。一個樸素的想法是,如沒有考上,我繼續從事現在的政策研究工作就行了。

 

       5日上午9點至11點30分,“公共知識”卷如期開考。我提前20分鐘進入考室一看,才知道這是省社科院副院長職位的專設考場,共有34名考生參加筆試。這些考生我大多不認識,后來得知他們主要來自省內高校、黨校、社科院及黨政機關等部門,很多都是現任系、所負責人,不少人具有高級職稱和碩士研究生學歷,其中省社科院有5名青年科研骨干參加考試。

 


 

       “公共知識”卷主要測試應試者擬擔任廳局領導職務應掌握的基本知識。記得試卷共列120道題,每題1分,總分為120分。做下來之后,我感到要在150分鐘完成這些題,顯得題量太大,容不得過細思考就得“往下趕”,更重要的是所考知識面較寬,這對平時沒有較多知識儲備的考生來講,也確是較難的。

 

       當天下午2點半至5點,筆試“專業知識和能力”卷開考,仍然是150分鐘。據報道,這些考題經省“公選”辦組織省內一批資深專家封閉數日分別制定出來后,由省委副書記、省公選領導小組組長宋寶瑞從擬出的四套筆試試題中抽取出來,并經省公證處當場公證,確認為這次筆試試題為C卷。

 

       省社科院擬“公選”一位分管業務的副院長,因此其專業考題確實很“專業”,這對于我這個在黨政機關工作多年的“萬金油”干部來講,也只能依據平時的經驗和知識積累,加上綜合分析與邏輯判斷來加以解答了。


 

 

 

       印象較深的考題有這樣一些。如在簡答題型中有:當代社會科學科學發展趨勢如何?當前哲學、歷史學、社會學各分支出3個新學科,請寫出名稱?制定科研計劃的原則是什么?又如在模擬題型中有:如何主持一次國際研討會并處理不同政治觀點的發表問題、如何處理聘評高級職稱中遇到的矛盾問題等。這些專業性很強的試題,對于不在社科專業崗位上工作的考生來講,確實是較為棘手的,我當屬這一類情況。

 

六、榜上有名之時    

 

       考完后盼成績,這是考生們的共同心理。在沒有等來個人成績通知單時,卻在筆試后的第10天,也就是11月10日,省“公選”領導小組對外公布了“進入面試人員的公告”。

 

       這份“公告”說,根據《簡章》規定,筆試兩科合計計分,成績總分為220分;按公選職位數1:5的比例,從高分到低分,依次錄取每個報考職位的前5名考生進入面試。一時間,川內各報紙、電視、電臺紛紛刊出和播出“公告”訊息,一度引起國內外的廣泛關注。

 

       這天晚上8點鐘,我在收看四川電視新聞節目才正式獲知這一信息。本來沒有“上線入圍”的想法,而突然得知自己沖進了面試圈,這對我及家人來講,可以說這是少有的驚喜;對于我所在的地委機關來講,也引起了一定的震動。與此同時,我也清醒地看到,在報考省社科院職位進入面試的5人中,我的總成績為170.5分,其中“公共知識”96分、“專業能力”74.5分,位列第5名。

 

       對筆試的結果,超乎了我的預料,也提振了我的信心。對下一步面試答辯,我想,一步一個腳印地走下去,才是我需要的。

 

七、赴蓉面試插曲

 

       面試答辯定于11月21日在成都報到,我早早預定了20日從達縣飛成都的機票,而天公不作美,當天在河市機場候機3個小時,仍不見飛機蹤影。我當機立斷,改乘火車赴蓉。沒有火車票,只得買了“送站票”于晚上10點半在達縣上車,再補票前往重慶。在火車餐車上座了一夜,于21日凌晨4點半到重慶。


       而后,又速買前往成都的汽車票,5點半離渝前行,幾經周折,于當天下午1點鐘趕到成都。連續24小時未得到休息,帶著疲憊的身影,我準時來到設在省委組織部的省“公選”辦報到,領取了“面試通知書”和“準考證”。

 


 

       22日上午8點前,全體應試人員進入面試答辯地點---省委組織部。進入候考室入圍后,省“公選”辦組織大家學習相關面試紀律,并宣布了考場規則。不知是出于面試考題的保密需要,還是為了保障面試順利進行,參加面試人員除了移動電話、傳呼機等通訊聯絡工具需集中代為保管外,還要求集中統一食宿。至此,應試人員處于與外界完全隔離的狀態。

 

       23日上午,是省社科院等職位的面試答辯時間。我們在8點前即乘車到達面試候考室,并進行了抽簽、排序,然后正式開始面試答辯。此時,我才得知每位應試者的面試答辯時間為40分鐘。由于我抽簽排在第2號,稍作休息后,就在候考室聯絡員的引領下進入面試答辯考場。

 

       進入面試現場一看,也著實讓我感到其場面超出了事前想象。一個長方型的會議室,掛著“四川省公開選拔副廳級領導干部面試考場”的橫幅,正面一排座著7人組成的面試評審小組,F場右面坐著省級相關部門參與面試的兩排工作人員,其中包括計分員、監分員、記時員、引領員以及攝像、錄音等人員;左面兩排設有公證席、群眾評議席、新聞記者席等,還座著包括應試職位單位推薦的代表,如省社科院就選派了5名專家和處室負責人作為群眾代表參加評議。這樣一個共有40余人的面試答辯現場,我雖然是第一次見到,但從心底來講,也并不感到緊張。

 

八、面試結果揭曉

 

       在面試現場,我面前擺放著一個擴音話筒,還有一張紙和一支筆。面試答辯題目印在一張題單上,共4道題:一是你如何認識省社科院副院長這一職務,你認為自己有什么優勢和不足?二是按照中共中央十四屆五中全會和省委六屆四次全會精神,當前社會科學應當抓好那幾項重點工作?三是為了進一步提高社科研究成果的質量,當前在科研管理上有何難點?如何解決?四是如何理解加強領導班子建設是一項重大的戰略任務,你作為副院長如何規范自己的行為、促進領導班子建設?

 

       在主任評委的引導下,我在審題3分鐘內迅速就這4題的回答要點及符號畫在了紙上,因為規定應考者審題后該題單由工作人員收走。隨后,我依次按題目逐一進行了回答。對這幾個問題,我可能在當前社科管理上的難點分析以及如何解決的問題上,有自身局限難以作出較為切合實際的評判與提出對策外,其他幾個問題,對于我來講,應當是較為得心應手的。不知是由于我的語言表達習慣,還是因為撰寫文稿風格,我對這幾個問題都干凈、利落地分別進行了回答,并用“回答完畢”結束每題。

 


 

       這中間還有一點小插曲,就是在應考者每回答一個題目之后,主任評委都穿插提出一個新問題由應考者回答,每題兩分鐘。在現場題單被收走之后,本來就對應考者的記憶與思維帶來影響,而中途又突然穿插3個新問題,這無疑給面試答辯帶來了新的難度?梢韵胍,這是“公選”專家們事前設計的一道“沒有題目的考題”。記得穿插新提出了這幾個考題:如何穩定社科研究的隊伍?當前經濟和社會上的熱點、難點問題較多,請各舉一例并用社科原理去解決?你對民主集中制有何認識?對這些問題,我沒有再去作一下思索,而是直面問題、直截回答。

 

       當主任評委在確認我“沒有補充回答”后,宣布面試結束時,我一看時間剛好用去30分鐘,其中還包括審題3分鐘在內。盡管后來我對過快結束面試還多少帶有一點遺憾,但當時我也確實沒有新的內容和話語,需要去填滿還可利用的近10分鐘答辯時間了。

 

       11月23日下午4點半鐘,省社科院副院長職位5位應考者被召入考室內,參加面試的全部“考官”和工作人員在場,由主任評委當場宣布面試結果。根據《簡章》規定,按公選職位數1:2的比例,從高分到低分,依次錄取面試成績前兩名考生,作為組織考察對象。我以面試答辯75.6分的成績名列第2,比第1名少0.6分,作為進入下一輪組織考察的對象。

 

       面試答辯結束的當晚,四川電視臺及各大新聞媒體向社會公布了省“公選”辦的《面試結果公告》。緊接著,24日上午,省“公選”辦組織入圍者到省醫院進行了體檢。

 

九、公布“公選”結果

 

       無疑,由省社科院副院長職位參加報考的34人,進入筆試成績前5名,再到面試成績前2名,從而列為組織考察名單,這是我參加這次“公選”走出的一大步。對于應試者來講,已初步完成了參加“公選”的主要項目,因為組織考察主要還是組織層面的規范性、程序性工作。

 

      省委考察組什么時候來達川地委對我進行考察,我不清楚,但我在12月上旬明顯感到考察工作已經開始了。因為這次考察中的一個重要環節,就是要對被考察者曾工作過的至少3個單位作全面考察,以掌握其在德、能、勤、績等方面的實際情況,其中地委辦公室、政研室、地直工委等部門是對我進行考察需重點座談的單位。后來我得知,地委政研室所有干部都逐一進行了談話與了解。

 


 

       組織考察以后的工作程序,我就不得而知了。根據《簡章》,全省“公選”的10名副廳級領導干部,在經過前期若干環節后,將最后由省委討論同意,經省人大、省政府決定任命。1996年2月14日,我接到通知要我速到省委組織部,此時我已明白了七八分緣由。第2天上午我準時來到省委組織部,一位副部長找我談話,并有兩位處長在場,正式通知說省委已決定我擔任省社科院副院長,他們對我提出了希望,我也表示了態度。

 

       至此,省社科院副院長職位“公選”工作告一段落,省“公選”辦不久正式向社會公布了全省公開選拔10名副廳級領導干部的最后結果。“任前談話”后,我到又急速趕車返回到家時,己是這年的臘月28,全家人正等著我圓席過年。

 


 

       本文原標題為《參加“公選”職位紀實》,摘自《當代史資料》2019年第1期。

 


 

       作者孫成民,系四川省社科院知青文化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員。所著《四川知青史》三卷本, 2015年由四川人民出版社出版,2017年獲省政府頒發的社科優秀成果2等獎。

 

(責任編輯:東岳)
頂一下
(6)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表情:
用戶名: 驗證碼:點擊我更換圖片
欄目列表
推薦內容
09年顶呱刮新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