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知青網

當前位置: 主頁 > 老三屆園地 >

陳小魯追思會3月30日在北京舉行

時間:2018-04-02 16:34來源:網絡文摘 作者:東岳 編輯 點擊:
陳小魯的特殊出身使他有著吸引社會資源的天然優勢,只要稍加利用就能夠要風得風要雨得雨,但他卻在人生的幾個重要關囗,遵從“道不同不相為謀”的內心引領,不違心奉迎,從而放棄了官場上的仕途;又清廉自律,謝絕了豪車豪宅的許諾。當今紛繁浮躁的世態之下,
 
 
 
       2018年3月30日上午九時,“卓而能群,和而大同——憶小魯”紀念活動在北京東升匯俱樂部舉行,在京的眾多親朋好友前往出席。
 
       會場外的大幅噴繪牌上,陳小魯微笑著向朋友們招手致意,F場大廳有兩層,不設靈堂,謝絕花圈,F場有陳小魯的生平和圖片展示,也有陳小魯老照片的視頻回放。
 
 
 
       東升匯俱樂部位于海淀區黑泉路與西小口路交叉口附近,是一個園林式大會所。主人陳東升是康泰人壽老板。陳東升還有另外一個身份,是毛澤東外孫女孔東梅的夫婿。
 
 
追思會現場
 
 
現場大廳
 
 
 
 
 
周小川與陳小魯是北京八中同班同學
 
 
右一劉源,右四陶斯亮;
 
 
左起劉蒨、羅振、羅援、粟惠寧、羅揚;
 
 
馬未都與陳昊蘇;
 
 
馬曉力與蔡曉鵬;
 
 
新四軍七師子弟在現場;
 
 
 
   翹 楚 中 的 平 民 陳 小 魯

   北京八中66屆高三(3)班全體
 
 
       最初聽到陳小魯去世的消息,我們都不相信,以為又是有人在網上惡搞。第一時間被證實后,同學們立即沉浸在巨大的悲痛之中。
 
       陳小魯初中在四中,曾因病休學一年,在八中讀高中就和我們同班了。所以從1963年算起,我們和他三載同窗,又一起歷經文革,延續了幾十年相識相知的緣分。
 
       學生時期的陳小魯總是騎著一輛舊的28型自行車,夏天卷著褲腿,冬天一件舊棉服,絲毫看不出他是帥門之子、每天出入中南海的高干子弟。
 
       上世紀六十年代,階級斗爭之弦已經在社會上越崩越緊,學校里有的班級出現了對出身不好的同學的批判。陳小魯對這種極端行為不以為然,在他身上看不到“左”的沖動。
 
       文化大革命開始后,根紅苗正的他自然而然被推上了運動的潮頭。但他仍然是一身平民打扮,沒穿過紅衛兵的標準裝,也不主張抄家打人。他做為最高票當選的學校革委會主任,盡其所能地勸阻學校里的過激行為,在很大程度上保護了老師和學生免受更大的傷害。他后來經常引用“己所不欲勿施于人”這句話,表明當時他就心存這個理念,守住一條底線,使北京八中經歷了文革最瘋狂的那段日子,沒有發生更大的人道悲劇。這在當時的瘋狂年代實屬不易。
 
       1968年下半年,陳小魯離開學校去了部隊農場,隨之上山下鄉運動席卷全國,全班同學就此各奔東西,彼此之間失去了聯系。
 
       文革這場運動傷害了整個國家,但不同政治身份人感受到的傷害卻全然不同。陳小魯的站位不以他的個人意愿為轉移,自然成為許多矛盾的焦點,即便在同窗學友當中,鴻溝也是存在的。當年的各奔東西勞燕分飛,許多人心底都在想,今后相忘于江湖勢所難免。
 
       歷史進入1980年代。下海創業在上面的倡導之下漸成風氣。我們班的部分同學開始聚在一起討論一項釹鐵硼項目。這種稀有金屬的合成物在工業領域有著廣泛的應用前景,當然也會帶來財富。記不得是哪次討論,陳小魯竟然不期而至,參加討論并且積極發表意見。不少人對他的到來感到驚異,他自己似乎渾然不覺。在討論中他鼓勵大家放膽試水,希望盡早讓大家富裕起來。
 
       1992年,班上有一位同學辭職下海創辦了一家制售銅管的企業,陳小魯當時剛從部隊轉業不久,他聞訊之后表示愿意拿出自己的5000元轉業費支持這個企業,他還積極向別的同學推介這個企業的情況,希望大家如有可能不妨參與進來一起干。
 
       1995年下半年,班上又一位同學籌辦一家中外合資企業,當時國家政策對于引進外資還有諸多限制。這位同學找陳小魯幫忙,小魯立即出面邀請了計三猛、陳崇北、李勃、梅蘊新等同學多次協商出謀劃策,排除了許多阻力,終于促成了這家合資企業順利注冊開業。小魯說,他如此關注這家企業,還緣于他對八中的情感,因為八中在其中擁有股權,這也是他對母校的一份回報。
 
       現在想來,陳小魯積極參予和支持老同學們的創業活動,不僅僅是為了鼓勵大家與時俱進,他是在率先垂范努力彌合“共劫多年”造成的裂痕,努力恢復當年“破卷以求真蒂”的同窗情誼。他的真情實意感動了許多心存芥蒂的老同學,人性之光讓大家感到溫暖,嫌隙很快融化。這也為日后“北京八中老三屆同學會”的順利組建預做了許多不易覺察的鋪墊。
 
       我們高三(3)班的同學會成立于1995年。以陳小魯為核心有著很強的凝聚力。從1999年起每年定期聚會,至今沒有中斷。陳小魯也是每次必到,從不缺席,而且每次都是敘聊的中心。
 
       我們和他相聚議論的話題非常廣泛,政治、經濟、文化、旅游乃至棋藝、養生無所不談?此讫嬰s的各種交流,他從不輕易隨聲附和。具體到某一個問題,他總是在做出精到的分析之后提出自己的看法。對有些現實問題,他看似信口說出的解決方案,聽起來更接地氣,更具有可行性,讓人覺得若能照此辦理效果會更好。每當這時候大家心中常會生出一種共有的感慨:假如小魯或可重登廟堂,他有智慧和能力對這個國家做出更多的貢獻。
 
       如今斯人己去,這一切都不可能再發生了!
 
       陳小魯為文革道歉的消息傳開之后,引來三十多家中外媒體的跟蹤採訪。同學會秘書處想設法“擋”一下為小魯解解圍。沒想到小魯竟欣然一一接受。他說“不要怠慢記者,我來接待吧!”為此他花費不少時間面對攝像機侃侃而談。目前社會上很多人對陳小魯的了解大體上都是來自于這些採訪錄像中他自己的口述內容。
 
       我們作為他身邊的同學其實心里都明白,他面對記者的談話許多都是有所保留的。他和老同學之間的談話經常涉及更深的層面,有些涉及敏感話題他也從不避諱,慷慨直言,憂國憂民之心溢于言表。他言語中蘊含的人性色彩早已超越了意識形態,從文革到現在一以貫之。
 
       有的悼念文章談到小魯是否有“忠”的情懷,說有位大哥當場表示沒有看到小魯身上有那種意義上的“忠”。對于這一點,我們班同學都深以為然。在和小魯的接觸中,我們可以提出更多的佐證來支持那位大哥的看法。如果說有忠,他也是忠于自己的內心,因為他的內心在不斷追求自由的人格。
 
       一次和小魯聚會,談到紅二代對國家政治生活的影響力,小魯在聽了大家的許多議論之后發表自己的看法。他列舉了若干例子之后明確指出:其實我們已經無足輕重,我也無足輕重。但是有意見還是要提,聽不聽就由人家了……
 
       如今,“無足輕重”這句話隨著許多文章的引用已經成了陳小魯標配的名言,其實這話他不止一次和我們說起過,可見他對自己的社會定位有清醒的認知,當然也是不無遺憾的。
 
       小魯去世后,悼念文章鋪天蓋地,甚至最高層也表達了關切。外媒評論陳小魯去世引發“朝野共悼、左右同贊”,恰如其分。
 
       一介平民的辭世造成如此大的社會影響,很多人感到不可思議。我們作為他的同學卻覺得實至名歸。陳小魯的特殊出身使他有著吸引社會資源的天然優勢,只要稍加利用就能夠要風得風要雨得雨,但他卻在人生的幾個重要關囗,遵從“道不同不相為謀”的內心引領,不違心奉迎,從而放棄了官場上的仕途;又清廉自律,謝絕了豪車豪宅的許諾。當今紛繁浮躁的世態之下,這需要多么強大的內心定力!
 
       我們和他接觸當中都能隱約感覺到他身上有一種氣場,使接觸到他的人不由自主地感到親切,信任,欽佩乃至愿意追隨。這種人格的力量幾人能有呢?但你看他這個人,依然是舊衣破車,一臉真誠燦爛的微笑,明明白白一個百姓之軀。
 
       在去年四月份我們班的例行聚會上,傳來一位同學病重住院的消息,小魯當即決定會后馬上前去探望。在匆匆和大家告別時,小魯大聲喊著說:“大家一定要保重身體,明年再聚會時一個也不能少!”此話言猶在耳!如今又臨近聚會之期了,小魯本人竟成為那少掉的一個,怎不叫人痛徹心脾!
 
       我們今天紀念陳小魯,當然可以不吝溢美之辭,他也是當得起的。
 
       但是我們共同的心聲更愿意用一句最樸實的詞語來評價他:
 
       “他,是一個好人!”
 
       謹以此告慰小魯的在天之靈。
 
 
                                       2018年3月19日
(責任編輯:東岳)
頂一下
(9)
69.2%
踩一下
(4)
30.8%
------分隔線----------------------------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表情:
用戶名: 驗證碼:點擊我更換圖片
欄目列表
推薦內容
09年顶呱刮新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