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知青網

當前位置: 主頁 > 社會萬象 >

吳若甫:中國影視界男演員中的真漢子

時間:2015-10-18 10:28來源:北青網 作者:張嘉 點擊:
2004年,著名影星吳若甫綁架案件震動京城;11年之后,根據其真實經歷改編的電影《解救吾先生》上映。借電影上映之機,一直低調緘言的吳若甫愿意借北京青年報記者的專訪拂一拂心頭的塵埃,參一參世事遷流的無常。

著名影星吳若甫


 

      2004年,著名影星吳若甫綁架案件震動京城;11年之后,根據其真實經歷改編的電影《解救吾先生》上映,吳若甫從遭遇綁架到被幸運解救的這段忽明忽暗的命途化作了銀幕上的亦真亦幻,而觀者卻依然心神悸動。借電影上映之機,一直低調緘言的吳若甫愿意借北京青年報記者的專訪拂一拂心頭的塵埃,參一參世事遷流的無常。


      所幸的是,對于吳若甫來說,記憶中的這道暗痕,并沒有如長蛇一般悚然糾纏,就算在那個寒風徹骨、無限接近死亡的夜晚,吳若甫的心中也沒有失掉勇氣與希望,他和另一位人質杜慶疆相互依偎、鼓勵,仿佛在用彼此的兄弟情義燃起人間的最后一道暖火。


      由此,吳若甫在這部電影中并沒有理所當然地成為“吾先生”,他反而出演了當時搭救他們的刑警曹志剛,吳若甫更愿以這個角色來向那個叵測暗夜中的正義光明致敬,愿用感恩的心態來代替憤怒與憎恨。他甚至遺憾自己沒有機會來回報一下綁匪頭目華子曾經給自己買煙的一個微小的“善舉”,吳若甫說:“我就是想讓他知道,哪怕是微不足道的善行、善念,也可以獲得善報,而多行不義,就算是老天也不會幫你。”

 


 


      《解救吾先生》的影片結尾說吾先生獲救,命真是好,而若真的像吳若甫這樣在命途盡頭走過一遭,才會知道,其實命字中的因果,在人,不在天。


       恐懼中拼命提醒自己“要清醒”


      吳若甫是于2004年2月3日凌晨1點,在三里屯豹豪酒吧的停車場被綁架的,當天,吳若甫與制片人陳勇、香港導演盧倫常一起商談合作項目,吳若甫回憶道:“我們本來約在豹豪對面的咖啡廳,但是,那里不能抽煙,于是我們又開車到了豹豪酒吧,當時我開的寶馬,陳勇開的奔馳。”


      這一點點的“計劃更改”卻讓吳若甫踏入未知的懸崖險境。三人談完事情出來,恰好撞上了綁匪華子和同伙冒充的警察,華子本來想沖著奔馳的車主動手,但是吳若甫先出來了,便順勢以吳若甫涉嫌交通肇事為由,將他強行拖走。于是,一場持續了22個小時的噩夢就這樣開場了。


      吳若甫回憶道:“我被槍指著頭,腦袋被壓得極低,幾乎貼地,車子倉皇急速地行駛著,那種感覺非?膳,我心底很恐懼,我猜他們不是真的警察,這肯定是綁架!我于是拼命提醒自己,千萬要冷靜,一定要多想辦法。”  夢魘般的感受并沒有讓吳若甫失去機智,他如今談起自己當時的表現也覺得有種“不可思議”的神勇,“我后來已經來不及恐懼、慌亂了,只能正視現實,我的思維高速運轉,如果平時是一千轉的話,當時就是一萬轉的速度運行。”


      綁匪的車在夜色中一路行駛到了順義郊區的一個農家院,在這個隱秘的關押地點,吳若甫遇到了被綁架的另一位人質杜慶疆,也就是《解救吾先生》中的“小竇”。吳若甫與杜慶疆素不相識,但是,杜慶疆那清亮干凈的眼神給他的印象特別深刻。

 


《解救吾先生》影片鏡頭


      綁匪的規矩是24小時拿不到贖金就撕票,小杜一直拿不出錢來,于是,綁匪已經要殺害小杜了,連坑都挖好了。吳若甫與綁匪的第一輪較量就是從解救“小杜”開始,“我跟綁匪說,你們要的應該是錢,不是命,我來替小杜出贖金,但如果你們動小杜,那我的那份錢,你們一分也拿不到。”


      大概從這個時刻起,綁匪頭目華子看出吳若甫有種不亂分寸的鎮定和義氣,以至于他在后來被審訊時說:“我最佩服的人就是吳若甫,之前我綁過的人都被嚇癱、尿褲子了,但吳若甫一點都沒顯出害怕。”


      雖然華子敬吳若甫是條漢子,但對于吳若甫的看管卻一點都不放松,此前,吳若甫在影視作品中多次出演軍人和警察角色,這些作品綁匪們都看過,所以生怕吳若甫有逃脫的功夫,他們給吳若甫的手腳都纏上了鐵鏈并上了鎖,不過,吳若甫透露,華子在整個過程中始終沒有打過他。


      吳若甫抓緊一切時間來尋找生存的可能,他不停地與綁匪進行溝通、周旋,并且斗智斗勇。在電影《解救吾先生》里,有吾先生不喝可樂,要喝井水的情節,吳若甫說這是真實的,“因為那個可樂是打開的,只有半瓶,我不知道里面是否被下藥,我不能讓自己失去神志任人擺布。所以,我靈機一動,說自己有糖尿病4個加號。”綁匪拿來的煙,吳若甫也拒絕抽,“他們給了我一盒打開過的黃盒555,我就說自己只抽白盒的555,沒想到白天華子還真給我買了一條白555。”

 


 


      吳若甫也不怕與華子談條件,當天夜里溫度極低,吳若甫和杜慶疆就算是靠在一起相互取暖,也還是凍得哆嗦,吳若甫就跟華子說太冷了,要被子和電爐,這些要求,華子也都滿足了。


      當晚,吳若甫與綁匪們聊了很多,試圖讓華子放下戒心,甚至讓他有所感化,對此,吳若甫至今引以為驕傲,“自始至終,我像個男人,生命可長可短,但不能失去尊嚴。我也不是對華子進行說教,我就是讓他要講道義、講誠信,既然答應拿錢放人,就要說到做到。”


      沒有哭著唱《小丑》


      10月1日接受記者專訪當天,杜慶疆也被吳若甫邀請而來,在一旁安靜地傾聽,偶爾幫助吳大哥回想一下細節。在吳若甫和小杜看來,華子不像電影里王千源演繹得那般猖狂,但確實是個很聰明、很兇殘的綁匪,在犯下吳若甫和小杜的案子之前,他已經綁過11個人了。吳若甫說:“華子給我們講他在監獄里待了9年,仇視社會,出來是要‘做大事’搶銀行,綁架是因為來錢快,能讓他們買槍械。”而對于拿到贖金是否能夠放人,華子卻始終陰晴不定、閃爍其詞,有時候還跟杜慶疆說:“認識吳大哥可是你的福氣,如果沒有吳若甫,早就沒有活著的小杜了,你以后一定得對吳大哥好。”“以后”二字,讓吳若甫和杜慶疆似乎看到生命延續的希望。不過,這個希望不久就破滅了。


      有一個年紀最大的綁匪,手上并沒有命案,似乎也還沒有到冷血鐵心的地步,聊著聊著天,他就向吳若甫和小杜透露:“華子和我們在做這起案子之前就商量好了,不管結果是什么,拿沒拿到贖金,肯定不會讓你們活著出去。”這等于是對二人宣判了死刑一樣,當時的空氣一下就凝固了。

 


 


      杜慶疆稱自己當時已經到了崩潰的邊緣,他一直用絕望的眼神看著吳若甫,好像那是他唯一的依靠了,“過了兩三分鐘,吳大哥捏著我的手說:‘小兄弟,別害怕,沒關系,有大哥在這里陪著你呢。’他的意思我聽得出來,不管怎么樣,黃泉路上還有大哥做伴呢。為了打破沉悶,吳大哥又對我說:‘我給你唱首歌吧,這是我最喜歡的一首歌,很男人的、笑對人生的一首歌。’”于是,吳若甫為杜慶疆哼唱起了《小丑》,飄浮在破舊小屋中的旋律讓杜慶疆一生難忘,“當時,吳大哥的聲音比較低、比較沉,但是非常好聽,慰藉著我的失落。”


      電影《解救吾先生》中劉德華演繹這首《小丑》時,淚水流淌,傷感悲愴。而近期回顧這一事件的某電視節目,也由旁人解說稱吳若甫當時極度恐懼,潸然淚下。但實際上,吳若甫在整個被綁架過程中一滴眼淚都沒有掉,他告訴記者:“不但我沒有,弟弟小杜也沒有掉眼淚。雖然我性格里有柔弱的一面,但也有強悍和冷靜的一面,這不是別人所能解讀的。”


      有一個細節,吳若甫事后回憶覺得算是劫后余生的“花絮”,當時,為了準備給吳若甫和小杜“上路”,綁匪們把一個臉盆涮了涮,給吳若甫和小杜煮了餃子,小杜毫不猶豫地開始吃,吳若甫卻不想吃,“我覺得那個盆應該挺臟的,但是看到小杜嚼得那么香,我也吃了三四個。”連命都可以豁出去的五尺男兒,卻還在意餃子臟不臟,這一切都像夢境般不真實,現在可以算作笑談,當時,卻是無奈酸楚,意味著自己要硬生生地接受一個結果。

 


《解救吾先生》影片鏡頭


      正如吳若甫的好友孫淳在提及吳若甫被解救后的狀態時說:“記得事件結束后,在一個相當長的時間里,吳若甫常常陷入一種無言的沉默里。我大概理解并詢問過解救他的刑警,知道了這是歷經生死大事后,一個正常人的正常反應。我沒有經歷,所以無法代替。人的一生中又有多少人能在死亡的鬼門關里走一遭?萬分之一?我敢說是千萬分之一的人才能碰到,就是這種可能讓吳若甫撞上了。那一晚是怎樣一份生死煎熬,只有當事人知道。”可喜的是,吳若甫不久后就釋然了,他沒有執念于憎恨,反而選擇了寬恕,他甚至曾經買了兩條白555想去看華子,“我想告訴他的是,人活著,只要你有一點點善行,一點點善念,都能得到善報?墒侨绻阕鲪,老天也救不了你。”但是,因為警察們的勸阻,吳若甫沒能去看華子,對此,吳若甫稍稍有些遺憾,“煙,我都已經準備好了。”


      不滿意片中小竇的外形


      《解救吾先生》上映后,口碑頗佳,當年參與解救吳若甫行動的刑警曹志剛和徐經峰也觀看了電影并感觸落淚,他們還深深記得十幾年前,在22個小時內緊張破案的艱險與吳若甫作為人質的機敏。


      不過,揭開十年的記憶封印來拍攝電影《解救吾先生》,并非是吳若甫所愿意的,十年來跟他說想拍這個故事的人很多,包括已故的好友吳天明導演,但都被他謝絕了。畢竟,這是一種私有的經歷,若變成商業化的電影故事供大家消費,則很容易變了味道。

 


 


      在導演丁晟幾顧茅廬之后,吳若甫終于同意拍攝該片,并選擇了飾演刑警曹志剛,他要通過影片向刑警們致敬,“曹志剛隊長在綁架案之前就是我的警界好兄弟,他是第一個沖進去營救我的人,因為全副武裝,我當時都沒辨認出來,是公安局開新聞發布會才告訴我的。”吳若甫表示,他對于影片的劇本、人物的處理沒有參與也沒有干預,甚至連標點符號都沒有動過。


      問及吳若甫看片后的感受,他表示,自己最認同劉德華的演技,“劉德華被捆綁在床上演戲才是最難的,是非常需要功力的,我從當事人的角度來看,覺得劉德華演繹得最專業、最精彩,他的人格魅力與氣度我也十分欣賞。”


      不過,整部電影讓吳若甫不滿意的是小杜(影片中叫小竇)的外形,“當年的小杜是個非常帥氣的小伙子,在電影里卻表現得有點猥瑣,穿個花褲子,開口就是‘約炮’,這讓我看著很別扭。真實的情況是,當時華子他們看見小杜開著一輛奔馳車,就綁架了他,但是小杜堅持跟綁匪說車是他借的,他沒有奔馳車主的電話,也沒有錢來贖人,當時不但綁匪信了,連我都信了,后來,我才知道他是為了保護女朋友才硬不松口的,他為了不讓女朋友陷于危險境地,甚至可以犧牲掉自己的命,這是有情有義的男人本色。”


      綁架是上天賜給我一個好兄弟


      在22個小時的破案時間里,吳若甫與小杜可謂是命懸一線,警方也是拼盡全力展開營救,但是,有一件事情卻讓警方和吳若甫都感覺后怕和心寒。


      眾所周知,為了保護人質,在其未被解救出來時,媒體是不應該刊登消息的,但凡風吹草動都有可能給人質的生命造成威脅,但是,北京某家報紙的記者不知在哪個渠道聽說了吳若甫被綁架的消息后,立刻開始杜撰新聞,吳若甫告訴記者:“那張報紙上赫然寫著‘吳若甫遭綁架,警方追蹤未果,在延慶發現吳若甫的寶馬車,吳若甫去向不明’的內容,這不僅是一派胡言,更為嚴重的是,要是這條新聞被華子他們看到,知道警方已經介入此事,那我和小杜一定會被撕票的。據警方了解,當時這位報紙的記者把這條假消息賣給了30多家報紙,為了一己的私利,連別人的生命都不顧,真的讓人很無奈。”

 


《解救吾先生》劇組


      由于當時嫌疑人沒有完全抓獲,吳若甫和小杜對于此案的任何信息都必須緘口不提。但媒體卻按捺不住,炮制出吳若甫借綁架炒作、得罪黑社會等假新聞刊登,種種捕風捉影的臆測讓剛剛死里逃生的吳若甫和小杜又陷入了冷酷絕地,小杜忍無可忍,為了給吳若甫“正名”,呼吁、求助于媒體,而在綁架過程中始終未掉一滴眼淚的吳若甫,后來在報紙上看到張藝謀、吳天明、陶經、張豐毅、孫海英、許戈輝等40多人聯合為他正名的報道后哭了,這張報紙被吳若甫保存至今,成為一種情義的紀念。


      如今,吳若甫和杜慶疆已經是經常往來的兄弟,吳若甫的女兒叫“冰清”,杜慶疆的女兒則起名“玉潔”;貞涍^往,吳若甫想到的是在綁匪窩中第一眼看到小杜時,那一雙清亮干凈的眼眸,“也許上天就是要賜給我一個好兄弟吧,只不過,我們當初相遇的地點安排得差了點兒。”


      綁架案后有了成家的打算


      吳若甫在綁架案之后,拍的警匪片數量增加了很多,“我愿意演警察角色,也是向警界兄弟們致敬、感恩。”但總體來說,吳若甫這幾年戲并不多,結婚后的他明顯有些“戀家”。


      吳若甫說自己原本計劃是2009年再考慮結婚,可是在綁架案后,他有了成家的打算,而因緣際會中,讓他結識了善良美麗的劉莎,兩人于2006年結婚,現在女兒冰清也快6歲了,“俗話說大難不死必有后福,我和小杜有命回來,那一片烏云散去,會有幸福等著吧,所以,上天讓我遇到了劉莎這位好姑娘。”

 


吳若甫劉莎夫妻


      劉莎畢業于北京舞蹈學院,16歲就獲得了桃李杯亞軍,后來在中國歌劇舞劇院跳領舞,這樣一顆舞蹈界的新星,為了相夫教子,選擇了辭職回家。吳若甫曾經“狡猾”地考驗過劉莎,稱自己并不想結婚,問劉莎什么意見,結果劉莎說:“就算這輩子不成家,我也會對你好。”吳若甫聽聞后雖然神色不動,但是內心清楚,這樣毫無奢求的好姑娘,如同歲月靜好,值得自己一生珍惜。


      雖然吳若甫平日不會在媒體上為自己爭聲名,但對于妻子劉莎遭遇到不平,他卻是無法忍耐的,接受記者采訪時,他抑制不住,指責《知音》雜志“戲說”自己與劉莎的良緣,“那家雜志胡言亂語,竟然稱劉莎在一次演出時,跟后臺的同伴打賭——敢不敢瞪吳若甫一眼?而劉莎真的這樣去做了,于是我們開始結識交往。這太可笑了,依劉莎的氣質和品性,她怎么可能做出這樣不莊重的行為呢?”


      2006年9月29日,吳若甫和劉莎結婚時,劉莎沒有置辦婚紗,兩人也沒有買戒指,只是悄然樸素地在昆侖飯店辦了9桌酒席,之后,夫妻倆用9萬元做了慈善捐款,在吳若甫看來,用這樣的“善”來為婚姻做注解似乎更加圓滿,“一念善意,比鉆石恒久更重要。”

 

      原文題目:  吳若甫:那一片烏云散去 會有幸福等著吧

      原載于2015年10月16日 北京青年報

 


 
 


北京日報:吳若甫被綁架案偵破始末


 

 

      2004年02月14日  北京日報 記者侯莎莎 通訊員宋陽丹 范帆 呂蓓     http://www.sina.com.cn


  2004年02月13日,警方向媒體公布了吳若甫綁架案的破獲經過。面對隨時會引爆手雷的犯罪分子,特警隊員沒有留給他們一絲的機會。被成功解救的吳若甫昨天也來到市公安局,向救命恩人———特警們一一獻花。“在那23個小時里,我真的感到命若懸弦!原以為根本就沒有生還的可能,直到特警沖進來的那兩秒鐘……”

 
  2004年2月3日,市公安局刑偵總隊會同朝陽公安分局,從接到報案后僅用22小時將被綁架的中央實驗話劇院演員吳若甫和另一名被綁人質杜慶疆安全解救,成功鏟除了以王立華為首的持槍綁架殺人犯罪團伙。抓獲涉案犯罪成員14人,繳獲了作案用的槍支、手銬、偽造警官證、駕駛證、身份證和汽車,起獲了部分贓款。至此,該團伙自去年9月以來,相繼在平谷區、朝陽區制造的4起冒充警察持槍綁架殺人特大案件一舉告破。昨天,特地到市公安局向北京警方表示感謝的吳若甫說的最多的一句話就是“在這次的經歷中,我深刻體會到邪不壓正!有這些勇猛無畏的公安干警,我們老百姓是安全的。”

 


 

  酒吧門口遭假警察綁架


  2月3日凌晨,警方接到報案:著名演員吳若甫被綁架。報案人稱,2月3日凌晨1時許,他們與吳若甫從朝陽區某酒吧出來時,突然被3名自稱警察的男子攔住,這3名男子還出示了“工作證”,其中為首模樣的人說:“這輛車在豐臺區交通肇事后逃逸,請和我們走一趟。”在遭到吳若甫的斷然拒絕后,他們掏出手槍威脅,并用手銬將吳若甫銬住后挾持上車。


  案件發生后,市公安局局長馬振川立即指示:刑偵總隊會同朝陽分局刑偵支隊立即組成“2·03”專案組,全力開展偵破工作。市公安局副局長阮增義、刑偵總隊總隊長陶晶、朝陽公安分局局長肖興國等坐鎮指揮。


  “假冒警察,持槍綁架。”此案和另一起在偵查中的平谷王氏兄弟被綁案的案件性質、作案手法和作案工具都極其相似。專案組敏銳地意識到,這兩起案件很有可能是同一犯罪團伙所為。當偵查員拿出王氏兄弟被綁架案中的涉案犯罪嫌疑人王立華等人的照片,讓報案人進行辨認時,結果證實了專案組的判斷:王立華就是綁架吳若甫的主要犯罪嫌疑人。與此同時,專案組獲悉:吳若甫上午8時許給好友蘇某打電話稱,自己被綁架,讓其幫忙取200萬元現金。隨后綁匪又約蘇某在京廣飯店咖啡廳交接存折。

 


繳獲綁匪的武器


  力爭在交付贖金之前救出人質。與綁匪曾有過交鋒的偵查員深知:對手心狠手辣、老謀深算,根本無誠信可言。此時,時間就是生命!


  專案組對王立華可能藏匿的幾個地點開展拉網式的搜查,同時繼續在全市范圍內尋找王立華曾駕駛的黑色藍鳥轎車。一張法網正在漸漸地向王立華等人收攏。


  嫌犯兜揣手雷腰間槍上膛


  2月3日下午3時許,民警經偵查在朝陽區某小區停車場內發現了王立華的黑色尼桑藍鳥轎車。特警隊員嚴密蹲守,隨時準備與王立華展開殊死較量。


  華燈初上,暮色漸漸拉開,蹲守近3小時后,犯罪嫌疑人終于出現了。一男子駕駛藍鳥車駛出小區。雖然開車男子在暮色中一晃而過,但是偵查員根據其體態特征基本斷定,此人就是尋找已久的犯罪嫌疑人王立華。


  五名偵查員立即開車尾隨,伺機抓捕。大約19時50分,王立華把車開到一個汽車修理部檢修,這是抓捕的最好時機!按照事先制訂的抓捕方案,偵查員悄悄接近王立華。一瞬間,走在最前的偵查員與王立華相對而視,就是他!偵查員箭步上前雙手抱住王立華,將他摔倒在地。王立華拼命掙扎,一只手已經伸進了裝有手雷的左褲兜。另一名偵查員勇猛地沖上,用最大的力量將王立華的左手按住,并迅速取出了他褲兜內的軍用手雷。又一名偵查員在協助控制王立華的同時,搜出其腰上兩支已經上膛的蘇制TT型手槍。目空一切、兇狠成性的王立華終于落入法網。


  綁匪夢中被擒人質獲救


  專案組兵分兩路,一邊對王立華進行審查,另一路立即前往順義農家院與先期到達的特警隊員匯合準備解救人質。農院坐北朝南,院內共有三間平房,其中西房里一直亮燈。偵查員由此推測,人質很可能應在西房。


  這時,指揮部終于傳來消息,王立華供認了全部犯罪事實,并交代吳若甫及2月2日被綁的另一名當事人杜慶疆確實被關押在此院內,屋內共有5名歹徒,5支槍和子彈若干。


  22時50分,現場指揮員一聲令下,特警隊員不動聲響地翻過2米高的院墻。兩名神射手持槍控制了東西院墻的制高點,四名特警隊員幾個滾翻靠近了房間,守住了北墻的四個窗戶,其余隊員形成了攻擊掩護隊形。一、二、三,“哐!”的一聲巨響,中門爆裂,正面突入的兩支隊伍迅速通過中門后,分別沖入東西兩屋;北窗的隊員也在同一時間各自闖進東西兩屋。“不許動,警察!”一聲威嚴的斷喝打破了荒郊農院的寂靜。

 


吳若甫綁架案:主犯王立華被判處死刑


  熟睡中的歹徒還沒有來得及反抗,就已被特警隊員完全制服。被鐵鏈捆綁著手腳的吳若甫、杜慶疆看到仿佛神兵天降的特警隊員,在絕望中獲得重生。從驚嚇中緩過神來的兩名人質,緊緊握住了特警隊員的手。


  心狠手辣拿到贖金也撕票


  據悉,警方抓獲的王立華犯罪團伙的14名犯罪嫌疑人中,有10人受過公安機關的處理,其中8人曾被判處有期徒刑以上刑罰,1人被勞動教養。主犯王立華(男,27歲,北京市人),1995年曾因搶劫罪被判處9年有期徒刑。據他交代,2002年7月被釋放后,他沒有正當職業,一心想過好日子卻又好逸惡勞。他認為,搶劫風險大、來錢少,而綁架來錢快,于是他于去年買了一輛被盜機動車,開始為實施綁架做準備。


  他們每次都選擇家里有錢或開豪華轎車的車主伺機作案。去年,王立華等人綁架了王某;今年1月6日,綁架王某之弟未遂;今年2月2日,在朝陽某歌廳門前,他們又綁架了一輛奔馳跑車車主杜慶疆;當得知杜慶疆無錢支付贖金后,氣急敗壞的王立華一伙又于次日來到某酒吧門前,將目標鎖定了一輛寶馬吉普車,進而綁架了吳若甫。


  據辦案民警介紹,這伙綁匪非常殘忍,他們即使收到贖金也會殺人滅口。在去年綁架王某案件中,他們就是在拿到贖金的當晚將事主勒死,埋在了河北燕郊的一個農家院內。

 

 


 
 
 

 

 


 

(責任編輯:東岳)
頂一下
(8)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表情:
用戶名: 驗證碼:點擊我更換圖片
欄目列表
推薦內容
09年顶呱刮新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