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知青網

當前位置: 主頁 > 知青史庫 >

青春如火草原如歌—第一批內蒙古知青的故事(上)

時間:2017-10-25 19:47來源:網絡文摘 作者:陽 敏 點擊:
講述陶森大隊知青的故事,并以此描繪內蒙知青精神圖譜。陶森大隊的北京知青,雖說都是按毛主席指出的青年運動的大方向自愿去到內蒙,不過他們各人家庭出身迥異,各自下鄉的初衷終究也不盡相同。

 
 
        1967年11月16日,20多輛汽車載著400多名中學生由天安門廣場緩緩西行,開往內蒙古大草原——這是第一批自愿報名去內蒙,響應毛主席號召與工農結合的好青年。次年,全國范圍內的“上山下鄉”運動才展開。


        這支隊伍自然受到高度重視,一路上敲鑼打鼓,從盟里到旗里,都受到高規格的接待.9天后,其中200多名知青到達錫林郭勒盟的東烏珠穆沁旗.不過,那114名到達滿都寶力格牧場的知青,卻險些與日后承載了他們激情歲月的牧業隊失之交臂.


        為什么呢?


        當時,場部的當權派“6·18”很希望知青們留在場部“搞革命”,先是給他們大講睡熱炕、住房子的好處,沒過幾天,又提出來年給他們單獨辦個分牧場,美其名曰“特殊待遇”.那些響應毛主席號召一心要“和貧下中牧結合”的知青,怎么甘心享受與牧民隔離的特殊待遇呢?去、留雙方經過一場大辯論后,“6·18”一派大敗,倉猝決定:全體下牧業隊.


 
        于是,知青們下到了緊鄰外蒙邊境的滿都寶力格牧場,分散在4個牧業大隊里——《狼圖騰》的作者姜戎等21名知青住進了陶森(音譯)大隊的蒙古包里.


        講述陶森大隊知青的故事,并以此描繪內蒙知青精神圖譜,正是此文的主旨。


        蒙古包里出馬列
 

        陶森大隊的北京知青,雖說都是按毛主席指出的青年運動的大方向自愿去到內蒙,不過他們各人家庭出身迥異,各自“下鄉”的初衷終究也不盡相同。


        劉小佈,“老高三”,到內蒙草原那年還不到20歲,他的姥爺劉瀾波是新中國電力部的第一任部長.劉小佈曾是學校革委會主任,解放軍軍管后還當上了市紅衛兵代表大會的作戰部部長,不過他骨子里沒有“與人斗其樂無窮”的意識,厭倦了“打派戰”的生活,在女友的“慫恿”下,辭去革委會主任的職務,兩人當起了“逍遙派”,天天泡在北京圖書館里。


        張華,劉小佈的高中女友.她的父親出身舊官吏,解放前夕參加了民主運動,父親的堂哥是國民黨軍隊的將軍,解放前夕逃到臺灣,雖然解放后父親被送到“革大”學習,參加過土改運動,之后調到北京,在民革中央工作,但在“文革”中,國民黨和民社黨的經歷成了他抹不去的污點。


        素來怕聞火藥味的張華,自然厭惡階級斗爭.1967年10月,張華聽說北京有10個學生到內蒙古插隊,決定報名——從高二起,有人就天天痛表決心,高喊上山下鄉,但命運開了個大玩笑,張華這個“資產階級小姐”倒是走到了最前面.


        “文革”剛開始,劉小佈的姥姥和姥爺就被造反派揪了出來,尤其姥爺,處境更糟,天天坐“噴氣式”.再往后,毛主席的話也沒保住劉瀾波,革命派天天到家里折騰.1967年5月2日,母親被水電部造反派批斗后突然辭世,從小跟隨在姥姥和姥爺身邊的劉小佈,對運動的方向發生質疑,決定擺脫學校的運動,與女友一道插隊內蒙,下鄉鍛煉,走向社會.


        全隊只有兩名女生,張華和張紅軍.張華第一次見到張紅軍,看她比分頭還短的頭發被軍帽遮得嚴嚴實實,穿一身褪色軍裝,中間扎一根刺眼的武裝帶,就知道她是軍隊的干部子弟,是貨真價實的“老兵兒”——的確,張紅軍的父親是參加過長征的老紅軍,“文革”時被提拔為湖北省軍區副司令.


        張紅軍為什么去內蒙插隊?據清華大學美術學院教授、張紅軍美院附中的同學李永存回憶,呂嘉民上內蒙古之前對他說,“我為什么上內蒙?上內蒙就是要把思想改造好,改造好就可以殺回來掌權”,于是呂拉了幾個男同學陪著同去,還拉了一個女同學張紅軍.


        “張紅軍是一個單純的傻丫頭,當時老在校門口低頭坐著懺悔自己當老兵所犯的‘錯誤’.她是一個特別真誠的革命青年,一心想跟著毛主席,她認為自己犯了錯誤.呂嘉民給她指了一條光明大道:下鄉改造思想.她馬上打起鋪蓋就走.”李永存說,呂嘉民一拉張紅軍,他就知道張紅軍要當壓寨夫人去了.


        不出李永存所料,到滿都寶力格牧場一個月左右,張紅軍與呂嘉民住進了同一個蒙古包,后成為他的第一任妻子.


        呂嘉民,正是時下暢銷書《狼圖騰》的作者姜戎的本名.


        在其他知青的眼中,呂嘉民是“干部子弟的另類”.其父呂炳奎,據呂嘉民講參加革命前曾是江湖郎中,醫術高明,結交過三教九流,抗戰初期揭竿而起,拉起一支地方武裝,后加入新四軍,參加抗日.建國后,呂炳奎曾任江蘇省衛生廳廳長,后調任國家衛生部中醫司司長.據說,呂嘉民的母親,曾在上海當過女工,參加革命比其父早,黨內地位也比其父高,做地下工作時,曾與江青共事。


        呂嘉民的哥哥呂嘉平,和他父親是一對生死冤家.從呂嘉平寄到牧場的小字報中,知青們得知,呂父在老家曾有元配,參加革命后,隱瞞實情與呂母再婚.呂母知道后,已經是孩子一大堆,也無可奈何,只好關起門來吵.后來,呂母患上了癌癥,重病期間,她安排讓呂嘉民的姐妹和大弟改姓,由軍界的舅舅撫養.母親死后,父親與家中小他20歲的小保姆結婚.對呂父所為,呂嘉平堅決抵制,呂嘉民則與哥哥站到了同一條戰壕,如此一來,他站到了父親的對立面,也被排除在干部子弟的群體之外.


        據呂嘉平回憶,呂嘉民“上初中時曾受到其父和后母的殘酷虐待,當時他年小體弱,因受折磨而得了肺結核,但身為中醫司司長的父親不僅不給治療,反而在生活上百般苛刻,精神上橫加打擊,后母則更是謾罵不絕,大打出手,他們將他趕到別處一間小屋子里死活不管,又揚言要將他趕出去,致使他的病情加劇,瀕臨死亡的邊緣……”在哥哥的救助下,呂嘉民逐漸康復,并在哥哥的調教下,學習繪畫,初中畢業考上了美院附中,生活總算有了一線曙光.


        “但自此(患肺結核病危)之后,我發現他逐漸變了,比如經常在我和其父之間用撒謊和挑動矛盾的手法兩邊騙錢,然后上館子大吃大喝;他開始追求女同學,對女色和性關系特別關注;他特別崇拜拿破侖和希特勒,對‘無毒不丈夫’、‘寧可我負天下人,決不可天下人負我’贊不絕口……”呂嘉平說,他多次批評,呂嘉民卻不以為然.


        對于所謂“家丑”乃至生活的貧寒,呂嘉民當時在知青中并不諱言并廣為宣傳,與其兄在小字報中披露情況相符。


        不過,雖說姜戎是“干部子弟的另類”,但如近期《南方周末》(2008年4月3日)刊登某文所言,“和那個年代所有干部子弟一樣,姜戎從小接受的是共產主義接班人的精英教育”.只是,他似乎比大多的干部子弟在“精英主義”這條路上走得更遠——如姜戎第一任妻子張紅軍所說,“帝王情結是姜戎政治理想的核心”。


        何以見得?


        到內蒙后,某日知青聚會晚飯后聊天,姜戎侃侃而談,話題不離“接班人問題”,還特別提出,接班不應該等待,要“搶班奪權”.把在場的知青聽得一頭霧水,被姜戎“指點”為“中央委員”的知青嚇得夠嗆,要知道,如在北京說這番話就得戴著“陰謀家”的高帽子游街了.


        不久,姜戎要創建“蒙古包里的馬列主義”、做“職業革命家”的理想路人皆知,他也公開宣稱自己將來是“紅太陽”.“姜戎高度評價秦始皇稱霸天下,延伸出去,就有成吉思汗、曹操、蔣介石、希特勒和江青.他最贊賞的是希特勒和《我的奮斗》”,張紅軍說:“他認為自己的性格理想都很像毛澤東.每次他打了我,他要取得原諒的理由就是……對于他這個要創建蒙古包里的馬列主義的職業革命家的脾氣,要學會容忍和理解.”


        張紅軍的回憶,容易讓人聯想到德國漢學家顧彬那句“最激烈的批評”:“《狼圖騰》對我們德國人來說是法西斯主義,這本書讓中國丟臉.”


        很自然,姜戎被一些人視為“野心家”,也贏得了一些知青的崇拜.“文革”紅小兵“四三派”和“四四派”的分歧,依舊蔓延在如歌的草原.不過,雖說毛主席讓大家都關心國家大事,將革命進行到底,但運動搞到這個份上,很多人都灰了心,到草原沒多久,也就只有劉小佈、姜戎、閔琦和吟一(化名)幾個從小受政治熏陶長大的干部子弟還關心“革命”。
 
 
 
        (未完待續)
 
 
        
(責任編輯:東岳)
頂一下
(11)
84.6%
踩一下
(2)
15.4%
------分隔線----------------------------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表情:
用戶名: 驗證碼:點擊我更換圖片
欄目列表
推薦內容
09年顶呱刮新产品